欢迎光临本站 

美丽使者

武汉医美行业乱象交费8800元五天速成整形师Man

文字:[大][中][小]2018-09-16 01:36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
  仅仅一把剪刀、一把手术刀、几盒来路不明的药品,就敢做医疗整形;缴费8800元,5天就能速成微整形医师,培训期间学员互相在对方脸上打针试验……

  昨日,武汉市纪委新推出的监督曝光类节目《现在督办》,第二场问政武汉市卫计委,聚焦医疗美容乱象。1个小时的直播中,曝光了多起医疗美容整形机构无证经营、使用违禁药品等典型案例。现场点评嘉宾称,医疗美容行业乱象的背后,反映出相关职能部门执法不力。

  武汉市治庸办负责人表示,针对《现在督办》曝光的问题,相关部门要迅速督办整改。如有单位推诿拖拉、未实际解决问题,将依照规定启动问责机制。

  去年10月,武汉市民小丽在江汉路一家名为“JY时尚美容”的整形机构,做了下巴注射整形手术。老板介绍,用胶原蛋白注射下巴,非常安全又无副作用。于是,小丽花了7000元,在该机构完成了隆下巴和泪沟注射。“打针之后,我的下巴就开始发红。”小丽说,她担心被注射了不正规药品,近日到同济医院检查,得知她注射的很可能是奥美定。该药品学名聚丙烯酰胺水凝胶,早在2006年就被禁止销售和使用。

  今年10月23日,督办员与江汉区工商局、卫计委执法人员一道,前往“JY时尚美容”调查,发现该机构没有工商营业执照。工商执法人员现场下达了停业整改通知书,但卫计委执法人员没有进行任何检查,而是直接离开。

  根据卫生部《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》规定,医疗美容机构必须具备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,而督办员在“JY时尚美容”没有看到这一许可证。

  看到曝光短片,现场点评专家对江汉区卫计委执法人员的行为提出质疑,称无证经营的整形机构胆子很大,与相关部门执法不力有关。

  武汉市卫计委主任朱宏斌表示,卫生监督人员接到投诉举报,应该及时赶到现场调查取证,并将调查结果及时告知投诉人。对于没有取得相应资质的整形机构,卫计部门要予以取缔。

  10月11日,督办员根据举报,来到江汉区创世纪广场大楼一家名为“爱丽芙私人美丽定制”的微整形工作室暗访。一进门,工作人员就不断向督办员推荐各类注射整形项目。

 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,督办员在江汉路宝丽金、街道口未来城和未来公馆等地,同样发现多家微整形工作室。这些工作室都没有悬挂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,进行注射的工作人员也不能提供医师资格证,仅凭着几张床、几盒来路不明的药品,便经营起微整形生意。

  暗访中,一家名为“OR整形工作室”的工作人员称,该工作室使用的药品都是从韩国走私,虽然国内禁止使用,但是,“可以打,我们都打了的,没事。”

  武汉的美容机构究竟有多少家?武汉市卫计委主任朱宏斌回应,该市注册登记的生活美容机构共2000多家。而医疗美容机构,包括微整形机构,由于大多是无证经营,且比较隐蔽,目前尚无准确的统计数字,“但确实比较普遍。”

  武汉市社科院研究员王铁建议,应对全市美容整形机构进行全面普查,建立数据库,机构申报时应有准确地址,通过申报进行管理。同时,还要通过有效受理市民投诉举报,加强对美容整形机构的监管。

  10月上旬,督办员以学员身份,向位于武昌街道口的“美尚天美”微整形培训机构咨询。该机构只有工商营业执照,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,学费8800元,学期5天。

  一名培训老师告诉督办员,哪怕学员毫无医学基础,也能速成微整形医师,“学过医反而不好,只要避开血管,没基础还学得快一些。”

  督办员发现,所谓的“上课实操”,实际上是学员互为“小白鼠”,在其他学员脸上注射练习,被注射的学员在脸部涂上麻药,或躺或坐在美容床上,操作的学员哪怕只培训了一天,也可以获得下针的机会。督办员参与培训的1个小时内,就看到有学员被注射了鼻子、下巴以及全脸的水光针。操作之前,督办员未见到培训老师和学员消毒,操作的过程中有人未佩戴手套和口罩。“美尚天美”工作人员表示,学员结业后,可获得培训资格证书。如果再缴纳一定费用,还可获得相关部门认证的资格证书。“按你的经验,一个合规的医疗美容医生,需要培训多长时间才可以上岗?”问政现场,主持人询问有医生从业经历的武汉市卫计委主任朱宏斌。“医疗美容医生需要相应的医学学历,取得执业医师资格证,并在相关领域从事医学工作满6年。”朱宏斌回答。

  10月上旬,督办员在街道口未来公馆发现,一家名为“楠熙”的注射美容培训机构正在招生,同样打着“5天速成,学员实操,包教包会”的旗号。

  该机构一名培训老师称,如果学员另外交费,还能获得赴韩国“镀金”的机会,回国后就可自己开设美容工作室,“只要招来2名客户,学费就回来了。”不仅如此,该机构还向学员兜售国家严禁私下流通的肉毒素针剂、玻尿酸等微整形产品。“用这些药,不怕出事吗?”督办员问。该机构工作人员称,药品来源于“自己的厂家”,很安全,2019亚洲杯下注,而且,“执法部门的检查是一阵风,你把顾客服务好了,谁去举报你呢?民不举官不究嘛!”“民不举官不究,是这样的吗?”面对主持人的提问,武汉市卫计委主任朱宏斌表示,即使市民不举报,卫计部门也要主动加强监管。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